山西宁武余庄乡私挖滥采猖獗致人死亡无人管 乡政府主要领应追责

山西宁武矿产资源丰富,很多地方都有浅层矿产资源。由于监管不到位,违法成本低,在利益的驱使下曾经有一段时间在宁武地方私挖滥采成灾。在中央、省、市出台一系列打击私挖滥采的政策和规定后,监管责任分明,明确了地方行政领导为第一责任人,此后私挖滥采现象逐渐减少。但是随着煤价的回暖,私挖滥采在宁武又有所抬头。 微信图片_20171230090839.jpg 近日,记者接到举报称,宁武县余庄乡庙儿沟村存在私挖乱采现象,而且在私挖乱采过程中导致庙儿沟村一村民死亡,死者家属多次向余庄乡政府领导申述冤屈,竟然无人问津,甚至遭到乡书记的谩骂和威胁,“在来乡政府找我,就让派出所把你们抓起来”。 微信图片_20171230083233.jpg山西宁武余庄乡私挖乱采猖獗致人死亡无人管 <wbr> <wbr>乡政府主要领应追 图为死者赵建云在朔州市人民医院进行抢救前的照片,目前仍在太平间。 据了解,死者名为赵建云,系庙儿沟村人,现年33岁,家中排行老二,生前在宁武县城务工,死者目前仍在太平间。 死者哥哥赵建国称,2017年10月底,同村于某平、于某红等人组织在该村周边私挖乱采煤炭资源,为了能把挖下的煤运输出去,于是就把县城务工的弟弟叫回村里帮忙,雇佣他驾驶农用三轮车进行运输,并且雇佣同村王存柱(音)、于金挠(音)、五文子(小名)三人装车。 11月29日中午,赵建云和于某平两人驾驶三轮车运输煤时,由于所经路线都是因私挖滥采而修的道路,路况很差,于某平在前缓慢通过,但是在后的赵建云就没那么幸运了,竟然翻车出事故了。 事故发生之后,庙儿沟村村长于存生(于某平、于某平父亲)、于润娃(于某红父亲)、赵宝林等人把赵建云送往宁武县人民医院进行救治。 当日下午2时多于某红才通知赵建云母亲及其妹妹,此时的赵建云已经奄奄一息了,在家属的再三要求下,才转院到朔州市人民医院,经过半个多小时的抢救无效死亡。 微信截图_20171230091945.png山西宁武余庄乡私挖乱采猖獗致人死亡无人管 <wbr> <wbr>乡政府主要领应追 图为私挖煤炭资源每天必经过的道路 微信截图_20171230091956.png山西宁武余庄乡私挖乱采猖獗致人死亡无人管 <wbr> <wbr>乡政府主要领应追 图为于存生等村民私挖煤炭矿点 微信图片_20171230082724.jpg山西宁武余庄乡私挖乱采猖獗致人死亡无人管 <wbr> <wbr>乡政府主要领应追 图为于存生等村民私挖煤炭矿点 微信图片_20171230090849.jpg山西宁武余庄乡私挖乱采猖獗致人死亡无人管 <wbr> <wbr>乡政府主要领应追 图为于存生等村民私挖的煤炭,堆放在村民限制的院落。 微信图片_20171230082735.jpg山西宁武余庄乡私挖乱采猖獗致人死亡无人管 <wbr> <wbr>乡政府主要领应追 图为庙儿沟村山上裸露的煤炭发生自燃 随后,于存生、于润娃等人认为把死者运回村里安葬之后再私了。但是家属认为如此不妥,毕竟人命关天故选择报警。 11月30日,余庄乡派出所民警向赵建云母亲、妹妹进行了询问。但是就此没有了下文。山西宁武余庄乡私挖乱采猖獗致人死亡无人管 <wbr> <wbr>乡政府主要领应追 万般无奈之下,12月4日,死者父母向余庄乡李树文书记反映情况,但是得到的答复是“我不知道此事”。 随后,他们又到余庄乡派出所,负责调查此案件的民警称,案件已经移交到县里。多次奔波之后,最后只有宁武县公安局、信访局留下联系方式,并称给予联系,但是至今没有回复。 12月7日,赵建云家属再次找到余庄乡李树文书记和乡长,询问“为何于某平、于某红等人私挖乱采致人死亡,你们没人管呢?” 李书记和乡长说道:“此事和我们没有关系,是你弟弟自己去挖煤,我们又没让他上去……”,并且大骂家属找乡政府是想讹诈乡政府。” 接下来,赵建国又多次找宁武县政府、公安局、乡政府、乡派出所等多个政府部门,但是最后的结果都是无人管。 12月18日,死者家属再次来到余庄乡政府找李树文书记申冤,而李书记满身火气,并且说道:“你们这样做是扰乱我们正常办公,再这样闹下去我就让派出所民警把你们抓起来”……并且给派出所所长打电话。 李书记和派出所所长一致认为,死者家属应该找纪检委和法院。 令人家属不解的是,12月21日,他们找到宁武县公安局局长史国军询问,竟然才知道这个案件一直无人向其汇报。 那么人命关天,为何乡政府以及李树文书记对于私挖乱采不闻不问呢?乡派出所为何没有向上级部门汇报命案呢?在此期间,余庄乡政府对于他们私挖乱采煤炭资源一直无人问津,从未有关政府部门对其进行查处。 山西宁武余庄乡私挖乱采猖獗致人死亡无人管 <wbr> <wbr>乡政府主要领应追微信图片_20171230090859.jpg 图为庙儿沟村路兴洗煤厂,法人肖建,村里人私挖出来的煤都在这里堆。 微信截图_20171230092020.png山西宁武余庄乡私挖乱采猖獗致人死亡无人管 <wbr> <wbr>乡政府主要领应追 图为庙儿沟村路兴洗煤厂,法人肖建,村里人私挖出来的煤都在这里堆 微信截图_20171230092010.png山西宁武余庄乡私挖乱采猖獗致人死亡无人管 <wbr> <wbr>乡政府主要领应追 图为天眼网站关于路兴洗煤厂的信息 今年7月4日余庄乡还发生了一起同样因私挖滥采致人死亡的事件。32岁的死者李天仓是宁武县余庄乡东坝沟村人。 据知情人讲:”李天仓从2016年冬天就在本村的后沟里面一直在盗采国家煤炭资源,而乡政府包片领导汪海宽对此事就一直清楚。就这样放任其继续盗采,导致了最后的悲惨死亡事故的发生。” 事故发生后,该乡矿产打黑队从打击矿产资源资金中抽出二十多万支付给事故死者家属,还协调给其儿女在县民政局办理了扶养名额…… 微信图片_20171230082747.jpg山西宁武余庄乡私挖乱采猖獗致人死亡无人管 <wbr> <wbr>乡政府主要领应追 图为该县薛家湾乡政府打黑队的处罚单据,据说每年这样的经费有几百万,己经成为该乡一项很重要的隐形收入。 最让人诧异的是,宁武县境内的我国三北防护林体系中段、天然次生林为华北之最的管涔山林区,也被私挖乱采者破坏不堪,整个原始森林林区遭到灭顶之灾。但是作为当地政府却无人过问。 在庙儿洼村的路兴洗煤厂为这些私挖滥采的表层煤提供收购,每吨以不到二百块,经过简单处理又以三百多元钱卖出,从而谋取巨大利润。 正是这些纵容和不作为,该乡的私挖滥采情况越来越严重。 家属认为正是乡里的不作为给这些私挖滥采提供了便捷条件,如果政府打击威慑力度大,自然就没有村民所谓的私挖滥采,也就不会发生死人事故…… 据悉今年该乡己发生四起死亡事故…… 据报道,2017年中央环保督察小组督察宁武县私挖乱采造成环境污染期间,整个辖区内停工几天,但是之后宁武县多个乡镇继续开工私采,无论是煤炭资源还是铁矿、铝矿资源,这种粗放式的滥采破坏环境最为严重。 正如媒体戏谑称“宁武可以堪称私挖乱采之最”,听到这样的说法,其中缘由耐人回味。私挖乱采者打着各种旗号,变相非法开采浅层煤,盗挖滥采不但对资源、植被造成严重破坏,造成水土流失,而且会给民众的生命安全构成威胁,给当地的环境造成严重污染。从蓝天保卫战到祁连山生态损害问责,从中央环保督察到推进生态文明建设…… 2017年,中国刮起一场场环保"风暴"。 截至目前,中央环保督察已实现对31 个省份的全覆盖,仅2017年的问责人数就超过1万人。那么山西宁武县多乡镇,多地方的私挖乱采,破坏生态环境,为何就没有官员被问责呢? 早在2012年,山西省政府办公厅下发了《关于进一步严厉打击非法违法采矿行为的通知》再次强调,坚决取缔以各种名义变相开采浅层煤、浅层矿的非法行为;从严规范露天煤矿采矿秩序,对全省核准的露天煤矿进行排查,没有申领长期采矿许可证的一律不得组织生产。 山西省政府下发了《关于严厉打击非法违法开采煤炭的通告》,加大打击非法煤矿的力度,对在打击非法违法煤矿方面工作不力的党政人员给予严处,乡镇辖区内发现两处非法煤矿的,乡镇政府分管负责人免职,发现两处以上的,乡镇党政一把手免职。 试问,因私挖乱采百姓殒命,当地政府官员竟然称跟自己无关,甚至还动用公权力要抓捕受害者,山西省政府明明发文规定,对非法私挖乱采没有有效制止的,对乡镇主要负责人追责,为何宁武县如此之多的乡镇存在这种现象,而都未受到惩处呢?媒体将继续关注!

评论

  • 相关推荐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汽车
  • 科技
  • 房产
  • 军事
  • 博彩娱乐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

    博彩娱乐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